唐顺宗为何在位不到两百日就禅位于其子李纯?

唐朝传二十一帝(不含武则天),在这些众多李姓皇帝中,能够得到后人较高评价的,仅太宗、玄宗和宪宗三人。唐太宗打造了“贞观之治”,唐玄宗开创了“开元盛世”,唐宪宗能够与他们并驾齐驱、相提并论,足以证明他有不同寻常之处。在执政方面,唐宪宗锐意改革,平定藩镇,重振中央政府威望,使唐朝在颓势中出现中兴气象,确实可圈可点。然而,唐宪宗在私生活方面,特别是终身不立皇后一事,却招来不少口舌。

在历史上,皇帝不立皇后,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历朝历代皇帝中,特别是一些开国皇帝、之君、短命天子、荒淫帝王,还有一些诸如殇帝、废帝、少帝、冲帝、哀帝之类的倒霉皇帝,生前没立皇后或者没来得及立皇后的不乏其人。单说唐朝,高祖李渊、殇帝李重茂、代宗李豫、哀帝李柷等人,或出于情感隐衷,或因为命运多舛,均没有立皇后。但是,像唐宪宗这样执意表示不立皇后的,在唐朝乃至历史上还找不出第二个来。

唐宪宗(778—820),名叫李纯,唐顺宗李诵长子。贞元四年(788),李纯被封为广陵郡王。李纯生理发育较早,贞元八年(792)时就由纪氏为他生下长子李宁,后来又由另一名宫嫔生下次子李恽。贞元九年(793),由时为皇太子的李诵做主,李纯纳郭子仪的孙女郭氏为王妃,并于贞元十一年(795)生下三子李恒。贞元二十一年(805)三月,李纯被立为皇太子,郭氏也升格为太子妃。同年八月,李纯登基改元,成为唐朝第十位李姓皇帝。

遵照祖制,唐宪宗初登大宝后,应当册立正妻郭氏为皇后,而唐宪宗却并未那样做,只是将郭氏封为贵妃。除了没立皇后,唐宪宗执政前期,励精图治,忙于国事,连皇太子也没有空暇立。直到元和四年(808),在大臣李绛等人的强烈建议下,唐宪宗才将最喜爱的长子李宁立为皇太子。两年后,李宁病死。元和七年(812)七月,唐宪宗又立李恒为皇太子,郭氏本应“母以子贵”,水到渠成地入主中宫,但唐宪宗仍没有将她立为皇后的意思。

唐宪宗起初不立郭氏,大臣们都在静观等待,没怎么闹腾;但是,李恒被立为太子一年半后,唐宪宗还不提立郭氏为皇后的事,大臣们就坐不住了。元和八年(813)十二月,百官“拜表请立贵妃为皇后,凡三上章”,阐述国不可无母,力谏唐宪宗立郭氏为后,不料被唐宪宗以“岁暮,来年有子午之忌”(《旧唐书·后妃传》)拒绝。所谓“子午之忌”,即逢子、午之年不宜结婚,《唐会要·嫁娶》中也载有“子卯午酉年……娶妇,舅姑不相见”的时俗。

笔者查证,元和九年(814)确系甲午年,唐宪宗所言不虚。然而,此后不犯“忌”的年份还有不少,但一直到唐宪宗去世,郭氏也没能坐上皇后的位子。显然,唐宪宗所说的“岁暮”和“子午之忌”,不过是一时的推辞,因为他压根就没想立皇后。唐宪宗为什么执意不立皇后?《旧唐书·后妃传》给出的答案是“帝后庭多私爱,以后门族华盛,虑正位之后,不容嬖幸”,《新唐书·后妃传》也称“时后廷多嬖艳,恐后得尊位,钳掣不得肆”。

唐宪宗不立皇后,不光是冲着郭氏来的,其他宫嫔同样没份。终其一生,唐宪宗除了将郭氏封为贵妃,将纪氏封为美人,将杜氏封为秋妃,其他甚至生有皇子皇女的宫嫔一概没有得到封号。从唐太宗有三十五个孩子,封嫔妃十二人;唐玄宗有五十九个孩子,封嫔妃二十三人;唐宪宗有三十八个孩子,封嫔妃仅三人的史料记载来看,唐宪宗的确是在有意压制后妃。只要没有名号,这些宫嫔就没有机会干预朝政,就不会肆意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