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木匠皇帝朱由校究竟是不是文盲?

这位性格独特的皇帝,就是明熹宗天启皇帝朱由校,因为这个与帝王身份不太符合的爱好,加上他忙于做木匠活,不怎么理会朝政,朱由校在后人眼中的形象逐渐成了个不识字的文盲,如《明朝那些事儿》中就写道:“如果说皇帝陛下(朱由校)的文化程度和魏公公差不多,似乎很残酷,但却是事实,天启之所以成长为准文盲(认字不多),归根结底,还是万历惹的祸。”而万历年间,大臣亓诗教也曾上疏说:“皇长孙(朱由校)十有五岁矣,亦竟不使授一书、识一字。”

网络配图

这个大学士刘一燝,是东林党中的重要人物,饱学之士,他亲眼见到朱由校亲自批阅奏章,且书法水平不错,这样的朱由校,怎么可能是文盲或者半文盲呢?

太监刘若愚,在崇祯年间所写的《酌中志》也曾记录道:“先帝(朱由校)生性虽不好读书,然能留心大体……其寻常宸翰详谨,然不好草书,或未暇学也。”所谓“宸翰”,就是指皇帝的书法,看来,朱由校的楷书写的应当不错,只不过不善于草书罢了,不过无论如何,他和“半文盲”实在是搭不上边的。要知道,朱由校的弟弟崇祯皇帝朱由检,便是以书法水平高而闻名,天启皇帝朱由校与崇祯年龄差距不大,成长环境也类似,怎么可能一个是书法高手,另一个就是文盲呢?

网络配图

对于这一指控,朱常洛的父亲万历皇帝表示委屈,想当年大臣们刚说太子殿下不读书,他就回复说“且令内侍授书诵读矣!”不过内侍(太监)教书,大概教学水平并不怎么样,最后拖了许久,朱常洛十三岁的时候,才获得正式出阁读书的机会。

据天启年间内阁大学士朱国祯的回忆,朱常洛读书的时候,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岐嶷不凡”),他对于大臣所讲的内容,能够“化词臣之句而隐括之”,加入自己的理解,并且“更觉明切”,悟性相当可以,所以,说朱常洛“不学”,也并不靠谱。

朱厚照的文化素养确实一般,但要是说他连最基本的文化水平都没有,那简直是无稽之谈了。

那么,大臣们为什么会说这三位皇帝“不学”呢?我想,也许,他们为了引起皇帝对太子学习的重视,特意夸大其词、夸张了事情的严重程度;又或者,在这些饱读诗书之人看来,皇帝们的这点文化水平,这些“杂学旁收”的业余爱好,和“不识字”也没啥区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