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僖宗:史上唯一一生都在逃亡的唐朝皇帝

就在嬉戏游乐的唐僖宗选官不久,即广明元年(公元880年)十一月,黄巢军攻陷洛阳,十二月拿下潼关,逼近长安。唐僖宗君臣束手无策,相对哭泣,宰相卢携因畏惧。田令孜率五百神策军匆忙带领唐僖宗和少数宗室亲王逃离京城,先逃往山南(今陕西汉中),又逃往四川。就这样,唐僖宗成为继唐玄宗之后,又一位避难四川的皇帝。唐末诗人罗隐《帝幸蜀》诗曰:“马嵬烟柳正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冤杨妃。”唐末进士韦庄的《立春日作》诗曰:“九重天子去蒙尘,御柳无情依旧春。今日不关妃妾事,始知辜负马嵬人。”不久,黄巢占领长安,建国号齐,年号金统。而唐僖宗在四川躲避了整整四年。

 

黄巢军在唐朝官军的围攻下,力尽兵败,退出长安。黄巢在山东泰安的虎狼谷。经过黄巢之乱的沉重打击,唐朝数百年基业已千创百孔,不复旧貌。此时,李昌符据凤翔;王重荣据蒲、陕;诸葛爽据河阳、洛阳;孟方立据邢、洺;李克用据太原、上党;朱全忠据汴、滑;秦宗权据许、蔡;时溥据徐、泗;朱瑄据郓、齐、曹、濮;王敬武据淄、青;高骈据淮南八州;秦彦据宣、歙;刘汉宏据浙东;藩镇各擅兵赋,迭相吞噬,朝廷不能制,藩镇割据,重又复炽。朝廷所能够控制的地区不过河西、山南、剑南、岭南西道数十州而已,大唐王朝已经日薄西山了。

这一变故导致了各节度使与朝廷关系的新变化。唐僖宗以正统为号召,把王重荣和李克用争取过来朱玫,同时密诏朱玫的爱将王行瑜,令他率众还长安对付朱玫。光启二年十二月,王行瑜将朱玫及其党羽数百人斩杀,又纵兵大掠。这年的冬天,异常寒冷,城里九衢积雪,一直没有融化。王行瑜率兵入城当夜,寒冽尤剧,长安城遭受抢掠剽剥之后,僵冻而死的百姓横尸蔽地,惨不忍睹。一些官员拥着襄王李煴逃奔河中,王重荣先假意迎奉,然后将李煴捉住,并杀死,将其首级函送皇帝所在地,即唐僖宗所在的兴元。

经过这样几番折腾,唐僖宗的身体也垮了。光启四年(公元888年)二月,病中的唐僖宗终于又一次回到长安,在拜谒太庙以后,举行大赦,改元“文德”。三月三日,唐僖宗得了“暴疾”,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三月六日,二十七岁的唐僖宗终于在颠沛流离之后离开了人世。幸运的是,他虽几度逃离京师,但最终却是在长安皇宫的武德殿驾崩的,并于当年十二月葬在靖陵(位于今陕西乾县)。

唐僖宗在位的这十四年,是大唐王朝灾难深重的十四年,也是李家天下开始崩溃的十四年。环顾唐僖宗的一生,初时可以算作是一个荒唐嬉戏小皇帝,尔后却变成了一个一生都在四处逃亡的弱皇帝;他虽然没有励精图治的理想,但也不是桀纣之类的暴君;他有嬉戏游乐的天赋,却没有治国理政的才能;本不是当皇帝材料的他,却又不幸坐在了大唐王朝陷入绝境的火山口上。天不假寿予他,对他也许是件幸事,因为归于地下的唐僖宗应该知道,祖宗基业没有在他手上结束,也算是他的造化。接下来的继任者,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大唐王朝的灭亡,就注定要成为历史的大趋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