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皇帝寿命惊人短促!是何原因导致的?

宋朝皇帝狂躁症发作时往往表现间歇性,即使是治理国家毓秀的太祖赵匡胤也不例外。据《三朝圣政录》记载,太祖为了一个宫女而犯下杀人罪行。这种超出其正常品行的行为使宰相韩琦在审核此书时坚决删除该段内容,认为这种负面暴戾行径不适宜作为后代的楷模。光宗赵惇的狂躁症病情则更为典型,他易怒、多疑,人称“疯皇”。他长达两年半的昏政统治时期充满了无数的政治乱局和荒唐闹剧。皇帝的精神状况极不稳定,导致他自己放逐“大恶”陈源,后来又让他回归宦官班头,并返还被没收的家产。他开始怀疑所有宗戚和臣子的诚信,认为他们将来报告自己死讯时在骗自己。即使是四川统帅已经死去半年,他仍坚持认为这是假的,以至于拒绝任命新的州长。还有一次,他甚至怀疑他的父亲要将他废黜。宋朝皇帝的痛苦遭遇不仅限于狂躁症,也包括一些因为智力低下而引发的问题。其中,忍受消化不良的宁宗更是引人注目。为此,他特地用白纸作为底,青纸作为边,制作出两扇屏风,上面分别写着“少饮酒,怕吐”和“少食生冷,怕痛”。每次到后妃的寝宫巡视时,他都要命两名宦官各扛一扇屏风在前开路,到了后妃寝宫后竖好,以示对生活习惯的关注。然而,他被权臣史弥远所蒙骗,因而华岳反对史弥远而被定为死罪,结果宁宗并不明白刑减一等意味着杖毙,同意杀死华岳。后世史家给宁宗的评价很委婉,“临朝渊默寡言,于事少所可否”,但唐代文人周密则毫不客气地评论他是“不智且语讷”。随着蒙古政权的强权统治,宋朝不断失去战略要地,终于在战火中覆灭。宋朝皇帝的沉迷酒色问题严重,甚至到了无视国运的地步。即使是批奏章这样重要的事情,他也懒得去管,取而代之的是让四个宠妃——“春夏秋冬”四夫人来做。这样的愚蠢和荒唐使百姓陷入困境,受尽苦难。

在神宗身患重病时,他的同母弟赵颢表现出了想要篡位的迹象,常常和异母弟赵頵出入宫禁,甚至要求在大内留宿。神宗当时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只能勉强怒目而视。大臣王珪、蔡确等人暗通款曲,这时神宗才想起要立自己仅10岁的长子赵煦为太子,但是他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写字。直到他临死前四天,王珪在病榻前请求立长子赵煦为太子,他才哭着点头,这场夺位之争终于结束了。

 

至于宋朝皇帝为何“多愁多病”,除了遗传、性格、经历等因素外,也源于深沉的“享乐传统”,正如明代文人朱国祯所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大概就是因为缺少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决心,使得宋朝最终难逃灭亡的命运。宋朝皇帝之所以如此多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酒色之过。正如古人所言,“病多起于酒色,而帝王为尤甚”。更为重要的是,自从雍熙北伐失败之后,宋朝诸帝始终处于动荡不安、屈辱重重的压力之下。他们不断地恐惧辽国、契丹、金国、蒙古元朝等外敌,缺乏安全感,思想状态往往极为消极,这种现象层层叠叠、绵延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