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清朝皇帝雍正登基的悲哀与乾隆继位的无奈

同样是排行老四,雍正与乾隆这对父子各自的承继手续,却在人们心中,得到的是截然相反的评价。幸运的乾隆,在乃父登基后,备受重用,不少学人认为他是康熙理想的异代继承者,父凭子贵,造出胤禛掉包陈家幼儿取宠的小说情节。

回顾历史,年轻的胤禛身为皇子时,在整肃吏治、强化赋税等治政理财方面,显示了气概非凡、作风干练的本色。如此能耐,虽非领军征战那般不计生死,但在朋党坐大、封建对抗的时代,亦是极为艰险、惨酷。一国之主,应该不仅需知治兵之道、征伐之谋,更须有清醒果敢的理国之才、御人之术。

清朝皇帝雍正登基的悲哀与乾隆继位的无奈 alt=解密:清朝皇帝雍正登基的悲哀与乾隆继位的无奈 width=450 height=276 border=0 vspace=0 style=width: 450px; height: 276px;/>

史家们质疑雍正王朝的合法性,就连当时底层文人也表现了极强的窥秘行为。历史上的吕留良及曾静案,《大义觉迷录》的形成、发展与禁毁过程,雍正朝一系列引人入胜的案,就是一个显眼的注解。

这般情势,激发了不少小知识分子坚守对前朝和汉族的忠贞,不吝身家性命地参与反清复明的种种行动,或如陈近南组织天地会厮守,或如石涛、朱耷等出家为僧潦倒度日,或如王夫之苦居瑶峒四十余载,或如吕留良对永历小政权尊崇之至,直呼清廷康熙年号而毫不避讳。

张熙被拿获,难禁刑逼,将曾静等人的异动情形,和盘托出,震惊了雍正。

岳钟琪、李卫、王国栋们对辖区内出现非议今上的异类分子,很是惊恐,除了多方深察、殚精竭虑外,不时将进展近况报与雍正,既告知主子其已竭诚侦查,又求得最高指示和圣意眷顾。此次悖逆,湖南是主战场,王国栋、海兰制定计划、分配责任,多方围剿,曾静与张熙家人先后被抓,押至京城。

几番审理过后,曾静在严刑讯问面前,供称了多位儒士的不满行为,指定已辞世多年的吕留良为罪魁祸首,还对康熙、雍正进行了一系列颂扬与礼赞。他的坦白从宽、谀辞谄媚、圣朝明君,契合雍正平服民心的用意。

始作俑者曾静,虽经受了枷锁、杀威棒和惊堂木的恐吓,但没有受到雍正的严厉惩处,还得到了一个官位、千两白银。这是否出于雍正的宽仁,还是另有深意,需读者深入沉思与体会。这一场由曾静发起的悖乱活动,引发了最高统治者和地方大员的不安和恐惧,也牵连甚广地锁拏了不少无辜人。

传说归传说,雍正在处理、政敌上,有着说不尽的惨酷与冷血。他将同父亲弟老八、老九取名为“阿奇那”(猪)、“塞思黑”(狗)。

雍正对兄弟们对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圈禁,把曾经的战友隆科多、年羹尧先后送上黄泉路……即便对死心塌地效忠的岳钟琪,也实现了凶狠的。岳氏的死是悲哀的,他没有听取曾静进言去反叛异族政权,也没有效学前任年羹尧拥兵自重,却死于愚忠与兵败上。他的悲哀,也是雍正的悲哀,吕留良与曾静案,虽然得到了一个出奇、成功的解决,也擢升了亲信大臣鄂尔泰、李卫等的官爵,却未能因刊行《大义觉迷录》,而杜绝篡位夺嫡、弑父诛亲的谣言纷纷,更没能防止天下人窥视宫廷争斗的好奇心理和悠悠之口。

这是一个融合族群文化、消弭满汉对立的清醒君王的初衷,但他的决策,却被人乾隆的背反常理,来了一次彻底的更改。乾隆上台不久,便严谕诛杀曾静等,上演灭门劫难,并全国禁毁《大义觉迷录》。这本超级畅销书,一下子成了民间秘藏的珍品罕物。

为什么雍正兴师动众地缉拿吕留良与曾静案的主犯和随从,也拘禁了很多无辜者?但在案情揭晓时,不但没有深究曾静的罪尤,而是声称其受皇权争夺者的蛊惑,为之开脱?为什么乾隆登基之初,违背父意,对曾静们执行一次血腥的?前者编纂出《大义觉迷录》全国发行,而后者急速勒令禁止销毁?知晓文人心需文人来说服道理的君王们,不但将写出“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徐骏斩首,还对为雍正出力攻击吕留良学说的方苞进行革职,是要给文人欢欣、温柔和慰藉,还是让士子有不尽的惶恐、感伤与苍凉……不得而知。这是历史的吊诡,也是下文化发展的奇特与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