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坚没有实权和军队为何夺走了北周江山

隋文帝杨坚能以外戚身份夺得江山,取代北周建立隋朝,可以说是北周创业集团的第二代人物,利用统治阶级的失误和利益集团分配矛盾,以及领导者个人错误和早逝等偶然因素,抓住机遇发动的宫廷。杨坚篡周其实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不过这个偶然也不是真的纯属天降奇缘,而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一种机缘巧合的水到渠成。

杨坚的父亲杨忠为杨氏家族在北周政权中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现在普遍喜欢鼓吹独孤信对隋朝建立的功劳,其实这是一种很深的误解。事实上,隋杨政权的第一桶金和杨氏家族累积的资本来都是自隋文帝父亲杨忠,杨忠创隋之基的历史地位被史书有意无意忽略,而史书对独孤信家族的高度推崇纯属唐朝史官刻意粉饰误导的障眼法。

杨忠是北魏边防六镇之一武川镇一个中级武将的儿子,他在六镇起义中追随孝武帝元修来到关中,后来被宇文泰招揽到麾下,在关陇集团中立下赫赫战功,成为西魏十二大将军之一。北周时期,杨忠更是最被倚重的耆老宿将,他被明帝封为封邑万户的随国公。因此,他的嫡长子杨坚虽然在北周政权中无所作为,但靠着父辈的功劳,仍然享受着非常高的地位。

杨坚的外戚身份让他接近了核心皇权

在北周统治者激烈的斗争中,杨坚因为没有附和权臣宇文护,虽然被宇文护长期打压,但周武帝宇文邕杀了宇文护后,杨坚得到了武帝重用,并聘了杨坚的长女杨丽华为太子妃,杨坚也逐渐走上了前台。

周武帝英年早逝,太子宇文赟即位,是为周宣帝,杨丽华夫贵妻荣成为了皇后,而岳父杨坚也托女婿的福,地位进一步提高。但周宣帝为人残暴,他胡作非为、滥杀忠良,杀了几个正直的大臣后,又想对岳父动手。有次他打算逼死皇后杨丽华,杨坚之妻独孤伽罗听到消息后,大惊失色,她赶到宫中,为了向女婿求情,磕头磕到血流满面,周宣帝才稍解怒气。

杨坚就这样在喜怒无常的女婿之威胁下小心翼翼保全性命,不过杨坚大概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年轻暴戾的女婿很快就一命呜呼,命运之神居然向他招手了。

周宣帝暴死,外戚杨坚被幸臣推到了辅政之位周宣帝由于长期生活作风狂躁,因此即位才三年就一,岳父杨坚也被诏入皇宫侍疾。此时宣帝之子静帝年仅八岁,而北周宗室又远在外藩,最高皇权可谓陷入了中空。

此时宣帝的佞幸之臣刘昉和郑译对此怦然心动,他们也想掌控最高权力,继续为自己谋求荣华富贵,但苦于声望无法服众,因此把主意打到了皇后父亲杨坚身上,想让他成为傀儡。

杨坚在仓促之间接受了他们的提议,刘昉和郑译马上矫诏命杨坚入宫辅政,并都督内外诸军事。这时忠于皇室的颜之仪急招宗室宇文仲入宫辅政。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杨坚女儿皇后杨丽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杨丽华以皇太后身份拍板,确定了父亲杨坚辅政的名分。

名正言顺,杨坚以丞相身份控制朝廷,完成了改朝换代

杨坚得到辅政身份之后,迅速控制住了宫廷,接着就是控制朝廷。他用厚禄笼络和安抚住了这些推自己上台的佞幸之臣。但杨坚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很清楚这群人并没有忠贞是非观念,并不足以依赖,所以他之后迅速扩大了人才招揽范围,一批新秀,比如原来并不得志的北周中级官员高熲、退隐的苏威和来自北齐的李德林等成为了他新的幕僚和心腹,并帮助他平定尉迟迥等三方叛乱,为改朝换代做好了全面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