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杰突厥可汗与隋朝皇帝的互动 岁数专题

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族姓氏_隋朝皇帝/

隋朝皇帝_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族姓氏/

2000年陕西西安出土的安家墓(579)石棺浮雕上的突厥人像(左边头发人)。

文︱李丹杰

六世纪中叶开始,突厥人在蒙古高原上繁盛起来。 他们凭借炼铁和骑射的技艺,很快击败了宗主柔然,取代他成为漠北草原的领主,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突厥可汗。 中国成为影响中世纪世界历史发展的重要力量。 突厥汗国的历史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 前一阶段为552年至630年,通常称为突厥第一汗国,对应中原北朝末年至唐初时期。 这一时期的突厥人没有自己的文字,自然谈不上文字记载。 因此,他们想要了解自己的历史,只能依靠与自己有过接触的周边政权的零散记录。 其中,中国史籍几乎占据垄断地位。 地位。 较早的文献主要有《周书·突厥列传》和《隋书·突厥列传》等,后者是突厥汗国与隋朝关系史最原始的史料来源。

《隋书》共85卷,卷85为尼辰传,卷81至84为四夷传,即东夷、南满、西域、北狄,突厥为北狄之一。 《隋书》由唐太宗(598-649,在位626-649)贞观三年(629)编撰,魏征(580-643)监修,贞观十年完成。 这是前代真实的正史。 这种编撰立场不仅决定了《突厥传》在整个史书中的地位,而且影响着它的文本结构和内容。 官方叙述其与隋朝关系的历史。

《隋书·突厥传》的主要内容除根据《四邑正传》内容对突厥的起源和风俗习惯进行概述外,主要内容是基于突厥日益臣服于隋朝的事实。 隋朝借助突厥汗国的内部斗争,可以说是和平征服了突厥。 事实上,此前突厥内部动乱的背后,多有隋朝的外交干预,其中关键人物之一就是长孙胜(551-609)。 隋朝建立前一年,即公元580年,长孙胜以传教团成员的身份派北周公主出嫁突厥。 他还成为了突厥小可汗罗侯的兄弟。 凭借亲耳所闻、亲眼所见,长孙胜清楚地掌握了突厥高层之间错综复杂、矛盾重重的人事关系。 国家内部的分裂。 这些策略的实施,多见于《长孙胜传》,而《吐尔觉传》则无记载。 从这一点来看,两篇文本有着密切的互文关系。

《隋书·突厥传》由于省略了相关细节,线索更为直接,特别是重点讲述了隋文帝统治时期突厥汗国的统治者如何逐渐彻底臣服于隋朝( 581-603)。 更有趣的是,虽然这部传记声称突厥人“无文字”,但文献却在突厥可汗与隋朝皇帝的交往中充当了重要的沟通媒介。 具有档案性质的官方文件从措辞到功能都很有趣。 这些文献背后的突厥人并不像中原学者眼中的野蛮无知的蛮夷,而是能够巧妙地把握文献的比例和规模。 那时,草原和中原的统治者都能默契而准确地理解彼此释放的各种外交信号的微妙含义。 这些顺利而和平的交流无疑暗示了中世纪更广阔空间中某些共同的互动规则。

据《隋书·突厥列传》记载,突厥可汗向隋文帝称臣的过程历时二十年。 其中有两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和事件。 第一个是开皇四年(584年)的国王。 博略汗(公元581年至公元587年在位)称臣于隋文帝。 第二位是齐民汗(599年—611年在位),开皇十九年(599年)称臣于隋文帝。 两次都附有书面沟通。

开皇四年,沙波禄可汗因突厥内乱,被迫向隋朝求婚。 文帝同意收养沙伯鲁之妻北周前进公主为养女,并改封号为隋大邑公主。 这就实现了隋朝与突厥的政治联姻。 萨波罗写信给隋文帝:

陈年农历九月初十,天盛大突厥圣帝伊力古鲁舍摩赫什波罗可汗上书隋炀帝:遣许平和开宫,听到了羞辱和尴尬的话语。 皇帝是夫妻,即翁,这是儿媳,即儿子。 两人的环境虽然不同,但友谊是一的。 今天我们与亲友重叠,我们有子孙后代,甚至延续到永远。 神是见证人,绝不会违背。 这个国家的所有羊和马都是皇帝的野兽,而且都是一样的东西。 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这封信写得简单直白,但细节中还是能看出不少心思。 首先是“陈年九月十日”。 这种干枝一字算年的方法,并不是中原地区的做法。 这与土耳其人对十二生肖的采用有关。 辰年是龙年,也对应农历甲辰年,即584年。 接下来是萨波罗汗的称号,“从出生的伟大突厥人到世界圣明皇帝,伊犁古鲁舍摩赫什波罗汗”,这也是整封信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沙博禄汗被封为舍图,即位后,得到“伊犁·库鲁·舍·摩赫·什博罗汗”的封号。 中国史籍对这类可汗的描述有一长串修饰语。 据记载,沙博略为首。 这是中世纪突厥语名字的汉译,其中“士波罗”一词,据中唐学者杜佑(735-812)在《通典》中的解释,意为“勇敢、坚强”。 《隋书》记载了这位可汗的名字,并提到“阿沙波罗”是什波罗的变体。 因此,隋朝一直被称为“沙博略汗”。 这封信除了完整地写下了沙勃鲁的可汗号之外,还在前面加上了一个相当繁琐的标题,那就是“从圣·大突厥·天下·圣皇”。 “天子”之前的修饰语由多个直白的汉字组成,其中“天”字出现了3次,体现了突厥可汗的神权观念和对沙勃鲁地位的刻意抬高。 “圣人”是草原和中原都尊崇的王者品质。 这两个平行的头衔将沙博鲁的身份改为“皇帝可汗”,这显然是故意的。 天子这个名字看似常见,但对于中原社会来说并不陌生。 也可以用来指称皇帝,但具体用法略有不同。 据《隋书·文传》记载,玺印分为内、外两套。 他们对内称“皇帝”,对外称“皇帝”。 也就是说,皇帝的名字是为了中国,皇帝的名字是为了中国。 中国以外的世界。 为沙伯略起草文件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区别。 称沙伯略为“天子”,称隋文帝为“皇帝”,可能有抬高自己、压制他人的意图。 沙伯略虽然在爵位上不甘示弱,但他毕竟是想与隋朝求和,所以他强调了沙伯略与隋文帝的新关系。 俗话说“天子其妻之父,即翁,此为女子之夫,子之如此”。 通过妻子身份的改变,沙勃鲁汗成为了隋朝的女婿,而在突厥人眼中,女婿就是儿子。 即便如此,沙波略用突厥的羊和马来搭配隋朝的彩带,仍然力求显得不卑不亢。

隋文帝在回信的开头写道:“隋文帝上书大突厥伊里古鲁·什摩赫沙波略汗”,自称皇帝,并把“什波罗”改为“沙波略”三字。 ”。 做法或许并无贬义,但他仍称对方为“大突厥可汗”,以示尊重。 回信还说:“(我)是沙博鲁人,已婚妇女,今天见沙博鲁人与她的儿子是同一个儿子。” 这也承认了双方因姻缘而形成的父子关系。 随后,隋文帝以探望大邑公主为名,派长孙胜等出使突厥。 经过在可汗宫廷上的一番言辞游戏,沙伯略终于跪下,向隋朝表示臣服。 此后,沙伯略再次上书隋文帝时,信开头变成了“大突厥伊犁古鲁舍氏波罗摩诃汗与大臣合影”,还强调“无二日”。天上无二王,隋朝皇帝却是真皇帝,怎敢拦兵冒险,盗取爵位?如今我对清风心生敬佩,归来我的心是正直的,弯曲我的膝盖,低下我的头,永远依附于他。” 当时萨波罗在国内遇到了严重的部落叛乱,不得不逃到大漠以南接受隋朝的保护。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在可汗称号后面加上了“陈舍图”三个字,承认“天无二日”,放弃了皇帝的称号。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要求保留本国的服饰和风俗,他说:“至于剪衩、辫子、改变音乐、跟着节奏,这种风俗由来已久,不能再保留。”被改变。” 文帝接到这封信后,直接下了一道圣旨,写道:“沙博略为漠北之主多年,没有比这更大的蛮夷。昔日虽有和平,但仍是两国。如今吾等已下圣旨,通知郊寺,应颁布于天下,发诸使者知之。 这实际上是公开宣布对土耳其人进行直接控制。

隋朝皇帝_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族姓氏/

隋文帝

《隋书·突厥传》中突厥可汗向隋文帝称臣的第二件重要事件发生在开皇十九年。 当时,突厥突厥可汗(字冉谦)在国内政治冲突中战败。 长孙胜来到隋朝,被隋文帝封为“伊犁真都启民可汗”。 这是突厥语名字的中文音译。 也就是说,隋文帝不但有权封突厥人为可汗,还可以给他们起突厥名字,而这一任命对于漠北草原的部族来说,具有实际的吸引力。 齐民可汗受此称号后,表示感激,说道:“我自受任以来,又改了官名,彻底除掉了往日的恶心,侍奉至尊,不敢再犯法。” “表”是其官员的书信。 皇帝的一种公文,即所谓《夏衍商月表》,可见启民自视隋朝大臣。 仁寿三年(603年),突厥汗国内乱。 与隋朝敌对的漠北可汗覆灭了。 隋朝一手扶植的齐民汗,成为了当时草原世界的最高统治者。 这时,启民又上台了。 致文帝的感谢信:

隋朝圣贤墨渊可汗对百姓的关怀和拥护,仿佛天上的一切都无法推翻,仿佛地上的一切都无法容纳。 诸姓皆受宠,一心臣服,将部族臣服于圣可汗。 有的南下长城,有的居白道上,人羊马满谷。 染色就像死树重新长出枝叶,枯骨重新长出皮肉,又像隋朝几千代生长的羊和马。

这里齐民可汗称文帝为“大隋圣人墨渊可汗”,应该不是凭空而来的。 在儒家观念中,圣人是对君王的尊称,突厥人也很尊重这个人物。 墨渊是借用柔然的修饰语,意为“富有”,这似乎与启民一直强调隋文帝的养育之恩相一致。 这并不是启民第一次这样称呼隋文帝。 文帝死后,齐民可汗大业三年(607年)上奏隋炀帝,提到先帝仍称他为“墨渊可汗”。 事实上,隋炀帝也继续沿用可汗的称号。 大业七年元旦庆典上,西突厥楚罗可汗在庆生时称炀帝为“圣可汗”。 这些记载表明,文帝应该用“可汗皇帝”的称号来表达他对草原世界的直接统治。 这无疑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唐太宗名字“天可汗”的前身。

如果我们进一步研究突厥两大可汗沙勃鲁与齐民与隋文帝之间的互动与交流,还可以发现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内容。

首先,沙伯略与隋文帝的关系通过联姻从敌对变为友谊,尽管这种联姻关系是通过隋文帝改封沙伯略公主的妻子“公主”来实现的。北周千金,至隋大邑公主。 与西汉初期中原将少女嫁入匈奴并支付高额嫁妆以换取和平平等的做法不同,在突厥与隋朝的政治联姻关系中,弱势一方要求联姻。强一方的女儿,并通过联姻得到后者的女儿。 承认和保护,这似乎是中世纪的做法,无论是突厥还是隋朝都非常清楚。 突厥人刚刚兴起,还没有立国的时候,就向他们的宗主柔然汗求婚。 大约在同一时间,北周(557-581)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 为了在与北齐的对抗中取得优势,宇文泰(507-556)即位后开始娶突厥公主。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年。 北周武帝(543-578,在位560-578)嫁给突厥阿史那氏为皇后。 隋文帝为拥护齐民可汗采取的各种措施中,还先后将安仪公主、仪成公主嫁给了他。 可见,当时不同政权的统治者通过求婚或赐婚的方式建立婚姻,从而形成父子关系,是一种普遍认可的惯例。 唐玄宗(712-756年在位)于开元二十二年(734年)赐婚给突厥第二汗国比甲可汗后,双方交换的文书中也有这样的文字:我是谦子”、“我是父子”。 措辞。 当北周、北齐争相拥护突厥时,当时掌权的吐蕃汗(572—581年在位)曾说过:“我南方的两个儿子如果孝顺,何必呢?”难道我就该受穷吗?” 《周书·突厥列传》这是《隋书·突厥列传》中记载的。 这种说法看似傲慢无礼,但实际上是基于共同的政治文化。 当齐民汗请隋炀帝换上汉服时,隋炀帝说:“如果你有好心,又孝顺,何必换衣服呢?” 可见,草原和中原统治者对于政治联姻及其战略意义的认识是一致的。 ,而且非常容易实现。 西突厥罗可汗向隋称臣后,隋炀帝曾对他说:“如今天下已明,我们与一家人无异,我要让他们都活着,让他们有精神。” 唐太宗在位的最后几年,在他的哲学中总结了他的外交政策,他说:“自古以来,人们都重视华夏,蔑视夷狄,我都爱护他们,所以他们的物种都依赖于他们。”我喜欢他们的父母。” 太宗的话常被引用,以表达他不寻常的眼光和胸怀,但与太宗的说法并不相同。 对比隋炀帝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帝_隋朝皇族姓氏/

《论唐高祖向突厥挑衅大臣一事》,陈寅恪着

二是对投降行为的理解。 众所周知,唐朝初年,高祖李渊曾向突厥称臣,以获得对方的骑兵支援。 陈寅恪先生的文章《论唐高祖向突厥称帝一事》就是专门讲这件事的。 高祖称臣的直接证据来自于《旧唐书·李靖传》中引用的太宗的话。 贞观四年(630年),突厥汗国灭亡,李靖俘获颉利可汗(在位620年至630年),太宗对臣子们说:“昔日建国,太上皇(高祖)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宣布自己臣服于突厥。” 虽然李世民站在胜利者事后的角度对此感到“悲痛欲绝”,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没有什么秘密。 中世纪时,夷夏的区分并不像北宋以后那么严格。 向强大政权投降是维持实力或寻求援助的常见策略。 沙波罗最终跪下接受隋朝的圣旨,低头为臣,倒是一种权宜之计。 大业三年,西突厥楚罗可汗向隋炀帝称臣,也是如此。 直接促使楚罗可汗下定决心的,是隋朝使臣崔均素的一句话“不忍言臣,国家必亡”。 据《隋书》记载,沙博禄可汗不懂汉语,一开始不明白汉语的“辰”字是什么意思。 有人解释后,他意识到隋国的“臣”相当于突厥的“奴隶”,于是他自杀了。 他说:“我必须成为隋朝皇帝的奴隶。” 中世纪游牧社会的尊卑人际关系主要表现为主奴关系,高昌国的例子就非常典型。 七世纪初,玄奘去印度求法,途经高昌国时,受到曲文泰王的热情接待。 为了护送玄奘西行,曲文泰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宗主西突厥可汗,信中写道:“师父,我是一个奴隶兄弟,想要向婆罗门国求法。可汗怜悯他的主人,正如他怜悯他的奴隶一样。” 显然,曲文泰视可汗为主人,称自己为奴隶,这意味着接受对方的统治或保护。 由此可见,中原社会的君臣与游牧文化的主奴虽然看上去完全不同,但当双方努力建立主奴关系时,却可以毫不费力地实现联系。 此外,曲文泰还在信中称玄奘为“兄弟”,就像长孙胜与突厥楚罗侯结为兄弟一样。 不同政权之间如此密切的私人关系在当时也相当普遍,而作为长孙胜女婿的唐太宗李世民深知这一点,并与许多突厥政治家结为兄弟。

隋朝皇族姓氏_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帝/

隋炀帝

最后,通过突厥可汗与隋朝皇帝之间的文书往来,我们还可以看到双方之间的修辞较量和礼仪较量。 南北朝时期,中原南北诸政权的使节交往和文化竞争是众所周知的。 为了压倒对手,双方竞相任命有识之士出任使节,并且都竭尽全力做出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当时的中原政权与草原汗国乃至其他“四夷”之间也存在类似的情况。 无论是北周王朝前往突厥汗国联姻阿史那家族,还是派遣使者送富家公主出嫁,使者的成员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比如,联姻阿史那氏的使者中,就有唐朝皇帝李渊。 岳父窦毅因为既是贵臣又是贵亲,在朝中很有威望。 显然,在与“北帝”交往的过程中,礼仪也是非常重要的。

文件的措辞自然也是礼仪竞赛的重要内容。 沙伯略自称“天子”,与隋文帝争夺爵位的行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关于这一点,《隋书》还提供了另一个生动的例子。 例如见卷八十一《东夷·瓦国传》。

大业三年,倭国国王遣使出使隋朝。 他在国书的开头写到“皇帝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发来信,天子那天平安”。 然而,早在开皇二十年(600年),佤王就曾以“艾米朵丽丝碧谷阿黛吉米”的名义致函隋文帝。 唐高宗(649-683)文人张处津曾在拼汉字时提到:“一代鸡,不如一字”。 显然,在隋朝之初,佤王就已经将自己视为天子了。 然而,随着他对中文理解的加深,他发明了一种更容易理解的中文表达方式。 因此,《隋书·瓦国传》将其书名拆解为“瓦王姓阿米,字多丽丝碧谷,名阿岱吉米”。

萨波罗的“生于大突厥世界的圣天子”和日本王“日出之子”都是自创的中国名字,那么这些词从何而来呢? 唐高祖李渊(566-635,在位618-626)曾给出过答案,可以在记载李、唐建国历史的《大唐创业生活笔记》一书中找到。 当时,为了得到突厥什必可汗的支持,李渊亲自给对方写了一封信,并署名“某信”,以示谦恭。 “改成书”还好,李渊却笑答道,自隋末以来,中原大乱,大批士人“游历奔波”,以致“中国的礼,不在夷人之间”,所以必须从礼仪上做起。 足够的努力。 也就是说,李渊认为突厥可汗身边精通礼仪的汉人不少。 这个观点很有道理,因为萨波罗所谓的“从大突厥世界诞生的圣帝到隋朝的皇帝”似乎确实考虑到了匈奴单于在给皇帝的信中所说的话西汉:“天地以生日月定,匈奴大单于问汉天子无事”。 这句话是西汉一位投靠匈奴的使者说的。 这是常识。 然而,这些短语的作者不一定是汉人。 齐民可汗在谈到隋文帝的恩宠时,多次提到“可惜”、“大可惜”等词语。 我看到了“怜奴”这个词。 贞观二十年(646年),太宗前往灵州安抚漠北铁勒诸部。 千名酋长联名向太宗宣誓:“愿至尊为天可汗之奴,子孙永为至尊之奴。” 。 这里的“奴隶”一词是突厥语的用法,而“子孙”一词也与萨波罗、启民写给隋文帝的文件中的几个词很相似,很可能是从汉语转突厥语。 据《周书·突厥列传》记载,当时突厥人用“雷胡”。 考古发现还证明,突厥人在六世纪末期就使用粟特文字,《周书·高昌传》提到,高昌国虽有教授《毛诗》、《论语》、《孝经》的学校。虔诚”。 当地人也学习阅读这些经典,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仍然使用“胡语”。

因此,精通汉语的突厥人或粟特人很可能就是突厥可汗与隋文帝之间进行交流的突厥人或粟特人。 玄奘在西突厥汗国的经历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玄奘到达西突厥汗国后,可汗下令寻找精通汉语的人。 他找到了一个在长安学习中文多年的人,于是他负责陪同来访者并起草相关文件。 为了迎娶隋朝公主,齐民可汗派遣了300多名使者到隋朝学习礼仪。 陪伴玄奘的突厥人无疑也有类似的经历。

隋朝皇族姓氏_隋朝的帝王是谁_隋朝皇帝/

玄奘

总之,《隋书》的文本结构体现了以儒家历史观为主导的中心四夷秩序,但《突厥列传》中记载的突厥可汗与隋文帝之间的文献往来则表明双方的互动不在这个顺序中。 虽然在魏征等《隋书》编者看来,突厥人“无耻无礼”、“人面兽心,非吾类”,但突厥人与隋朝的文化互动却是:实际上表现在彼此的交织和交织上。 这是一个竞争和不断谈判的过程,双方之间的妥协远多于冲突。 同样编于初唐的温达雅的《唐代创业日常生活笔记》,对突厥人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突厥使节康角力受到李渊的待遇后,向同伴称赞李渊:“人人都尊爱人,天下人尊爱人,必为人师。我见他,人不”没有自尊感。” 此后,每次见到李渊,我都愈发敬畏,从不失礼。 温达雅记录下这番言论和此行,固然是为了凸显李元深的人气,但也间接肯定了突厥使者的洞察力。 唐初年赴印度求法的高僧玄奘,原本认为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与魏征等学者一样,都是野蛮无知的。 The feeling of “Although the king of Qionglu is respected and beautiful”. This also reminds us that when we can only look at the surrounding world through the Middle Ancient Chinese literature, we especially need to have a critical reflection attitude on the underlying historiographical position and text 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