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好几个皇帝不上朝那他们怎么维持朝堂

明朝皇帝的一大槽点,就是“不上朝”。特别是从明宪宗朱见深开启“不上朝”工作模式后,后面的明朝皇帝,除了明孝宗明思宗等少数几位外,都是一个赛一个“爱旷工”。他们“不上朝”后的私生活,也惹来各种热议甚至猜测。比如喜欢“出去疯”的明武宗朱厚照,不但被后面很多帝王当做“反面典型”,其“微服私访”“逛青楼”“大战小王子”等典故,还被加工出一票野史,带火多少“文艺工作者”。

当然,对这类传言,明神宗本人是坚决不认账。在他看来,自己虽然“不上朝”,但其实生活还是很健康。万历四十八年(1620)四月十一日,也就是距离他去世还有三个多月时,明神宗突然把首辅方从哲召到自己病榻前,然后絮絮叨叨讲自己的健康状况,重点是讲自己“每日文书具朕亲览”的勤劳。讲完了还特意嘱咐太监,自己每天有多勤奋工作,一定要详细讲给方从哲听……

同样是“健康私生活”问题,明神宗的老爸明穆宗朱载垕,也是相当“坦诚”。他即位的时候,大明朝正是国事举步维艰的时候,以内阁大学士张居正的话说“岂有异于汉唐末世乎”?当时的明朝,太仓只剩下三个月的粮食,北方鞑靼不停侵扰,南方的叛乱也不消停,但登基后的明穆宗,却是该玩照玩,上朝不积极,日常却“密集宠幸嫔妃”,以至于“后宫日为娱乐,游幸无时”。

 

但即使这样,明穆宗也有一点比他儿子明神宗强:玩归玩,事儿不耽误。就是在他“无节制娱乐”的六年里,由于他很会看人用人,对高拱张居正戚继光谭纶等能臣,都敢放手任用。于是虽然他“不上朝”,该办的事儿一条没耽误:国库充裕了,平定了,“海上丝绸之路”开起来了,叫明朝昔日头大的鞑靼首领俺答,也乖乖做了大明“顺义王”了,甚至一支战力满血复活的明军,也高调重建起来了……

以这个意义说,“玩过头”虽然是明穆宗的缺点,但这番“抓大放小”的操作,以及“不耽误事”却是亮点。如此表现,也正如《明实录》对他的评语:引大体,不烦苛,无为自化,好静自正。

“蜗居”的二十多年里,明宪宗一直醉心于书画创作,其创作造诣更是奇高。代表作《一团和气图》公认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不朽精品。明朝万历年间学者顾起元,一次偶然看到明宪宗绘制的韩愈,竟当场惊呼“真天人也”。单以书画艺术论,明宪宗至少在明清诸帝里,算是独占鳌头。

 

尤其重要的是,他在位时期,也是明朝自然灾害的高发期,甚至经历过明末大灾荒的学者们都认为,论自然灾害的烈度,还是明宪宗时期更严重。但就是在这样的困境里,“不上朝”的他却做出正确应对,明朝累计减免民间田赋三百多万石,且国民经济没崩,老百姓生活“幸斯小康”,顺风顺水度过了灾难。足见这位“懒帝王”的厉害。

其实,私生活健康不健康是一回事,用对人,做正确的事才最重要。明朝皇帝“私生活”的问题,留给后世的正是这样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