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皇帝李湛发明的风流箭是个什么东西

相对于游乐皇帝唐穆宗李恒来说,儿子唐敬宗李湛比之更胜一筹。他不仅喜欢游乐,热爱打马球,还是发明“风流箭”专利的荒唐小皇帝。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又是一个比他短命的父亲更短命的皇帝,他是唐穆宗的长子,初时,封为鄂王,后徒封为景王。在唐穆宗健康状况恶化时,他以太子身份监国。唐穆宗于长庆四年即公元824年正月病死后,他于同月丙子日继位,是为唐敬宗。第二年改年号为“宝历”。可怜的李湛,只当了两年皇帝,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十二月,就被宦官害死了,时年十八岁。

大臣们认为,这些事件之所以会发生,都是因为唐敬宗一味沉湎于淫乐游戏,经常不在宫中,给不法之徒有了可乘之机。唐敬宗也认为大臣们的说法很有道理,但他自己却不思悔改,仍然沉缅于玩乐之中,而且还变本加厉,花样不断翻新。

唐敬宗也像其父唐穆宗一样,喜好大兴土木。他即位以后,从春到冬,兴作相继,没有停息的时候。各级官员和匠役都怨声载道,恨不得他早死。他还和其父一样,喜欢到鱼藻宫去观赏龙舟竞渡,有一天,他突然给盐铁使下诏,要造竞渡船二十艘,并要求把木材运到京师制造。光这一项的花费,就要用去当年国家转运经费的一半。谏议大夫张仲方等力谏,他才答应减去一半。

唐敬宗不仅喜欢打马球,还喜欢打猎。他打猎不是按规矩,围园打飞禽走兽,而是别出心裁,深夜带人到山中捕狐狸以取乐,宫中称之为“打夜狐”。夜狐可不好打,但如不好好配合他“打夜狐”,就要受到责罚。宫中宦官许遂振、李少端、鱼弘志等,就因为“打夜狐”与他配合不好而被削职。平时,唐敬宗对身边的宦官也不给什么好脸色,不少宦官小有过犯,轻则辱骂,重则捶挞,搞得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满怀畏惧、心中怨愤。

唐敬宗这种肆无忌惮的游乐,很快就把自己送上了末路。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十二月初八日辛丑,唐敬宗又一次带着手下出去“打夜狐”。还宫之后,还兴致昂然,又与宦官刘克明、田务澄、许文端以及击球军将苏佐明、王嘉宪、石定宽等二十八人饮酒。当唐敬宗酒酣耳热,入室时,大殿灯烛忽然熄灭,刘克明与苏佐明等趁机将其害死,其时,唐敬宗李湛年仅十八岁。就这样,唐朝又多了一个死于宦官之手的嬉戏游乐皇帝的冤魂,而少了一个打马球和徒手搏击的高手。因为李湛年少横死,因此历史就把李湛的荒唐行为,归结为是一个狡黠贪玩的孩童所为,而没有给予过多的评价。正如《旧唐书》所说:“彼狡童兮,夫何足议。”窃以为,历史也太过于宽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