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的末代皇帝元惠宗妥懽(huān)帖睦尔在位三十五年,是元朝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即使是开国之君,享有近八旬高龄的世祖忽必烈,在皇位上的时间也比这位重孙子少一年。 而妥懽帖睦尔帝王生涯,虽不如忽必烈波澜壮阔,却也是大起大落,充满戏剧感。 所以妥懽帖睦尔是一个性格极为复杂的苦命帝王,从落难王子到荣登九五,他很好地利用了命运的一次次眷顾,剪除权臣之后,本也有思大有为的励精图治,但终究陷入声色淫逸之中不能自拔,而当义军纷起土崩瓦解之际,天心仍给予了他多次机会,却都被他亲手放弃,终于葬送了祖先辛苦打下的基业,成为历史上最典型的之君。

元惠宗是元明宗和世㻋的长子,但不是嫡子,元明宗正妻八不沙所生的是次子懿璘质班,而元惠宗的生母只是侧妃,且不是蒙古人,而是畏兀儿人,阿儿思兰郡王后裔帖木迭儿之女。接下来,元明宗和世㻋因为和叔叔元仁宗寿山争夺皇位而北逃的时候,路过阿儿思兰,此时阿儿思兰已经传到帖木迭儿,对于这个落难的皇子,帖木迭儿将自己的女儿迈来迪嫁给明宗。在《元史》有明确记载。然而,因为明文禅替的残酷,元惠宗的身世竟然成了千古疑案。元明宗和世㻋暴崩之后,元文宗图帖睦尔重新即位,不久便处死了元明宗正妻八不沙,并将妥懽帖睦尔流放高丽,之后又流放广西。无端流放侄儿,总要有个借口,元文宗便直接编造,说妥懽帖睦尔并非明宗亲生儿子,先假借妥懽帖睦尔儿奶妈失言露出,然后便作为定论之后,还将此事编入书中传播天下,弄得人尽皆知。

当妥懽帖睦尔当了皇帝后,先将造谣的罪名扣在已死的八不沙头上,然后在铲除伯颜之后,彻底为自己的嫡母和自己平反,昭告天下,恢复名誉。事情到了这里,原本已经平息,岂料到了元朝灭亡,明初的隐士权衡写了一本《庚申外史》,根据文宗当年的诬陷,说南宋末代皇帝宋恭宗赵显奉诏在甘州山寺出家,元明宗从北方回大都时路过,将其一子收为自己的儿子,这个儿子便是妥懽帖睦尔。历史记载,赵显奉诏出家是在吐蕃,并非甘州,而元明宗从金山回到中原是在天历二年,也就是公元1329年,而赵显已经在1323年死了,所以这段记载本就是胡编的,可野史就是这样,越是胡编的故事越有读者。到了明朝,这个故事再次扩编,不但说元明宗收了赵显的儿子,还将赵显说成了元朝的驸马,娶了公主。而到了明永乐年间,这个胡编的故事更进一步,编出元明宗和世㻋是看中了赵显的妻子,强行夺走,而其女已经有孕,被抢走后生下了妥懽帖睦尔。为了更显真实,还抬出永乐皇帝来做注脚,说其在观看宋朝、元朝诸帝画像时,元朝诸帝从惠宗往上,个个魁伟雄迈,而只有元惠宗和宋朝诸帝一般气象清癯(qú),若太医然。以此证明,惠宗乃是赵宋皇族血脉。

赵㬎,作为南宋末代皇帝,被俘虏北上,之后强迫出家,到了风烛残年又被赐死,是个很让人同情的人物。再加上元末尖锐,更会有人以他为蓝本编故事来发泄心中不满,将妥懽帖睦尔说成是他的儿子,应该就是这种情绪的反应。只是这谬传无端苦了元惠宗妥懽帖睦尔,作为君临天下三十五年的元朝正牌皇帝,却成了南宋末帝的遗腹子。

妥懽帖睦尔的一生充分验证了否极泰来的卦象,总是到最危险的时候便会有贵人相助。到达广西静江后,他住进了当地大圆寺,大圆寺的主持秋江长老是一位博学儒僧,见到这位被贬的皇子聪慧过人,心生喜欢,对之尽心教导,并妥善保护。每日教他读《论语》《孝经》等儒家经典, 每日写字两张,妥懽帖睦尔从而不仅熟读经典,还对书法艺术有了极大兴趣,书法水平显著提高。所以,妥懽帖睦尔在广西的两年,不但化险为夷,而且通经书,习书法,成为一个很有学问的年轻人。他回京即位,仍舍不得陪伴他的书册纸笔, 特意将其藏入小皮箧(qiè)中锁好,用马驮着带走。成为皇帝后,他特地下诏舍与该寺常住租五千作为供奉,并改广南西路宣慰司为广西行中书省以示恩宠。

回到大都的妥欢帖木儿也一次次的受到了上天的眷顾,当他被燕帖木儿阻挠不能顺利即位时,燕帖木儿突然死了。当他在燕帖木儿家族的压力下如履薄冰,连睡觉都被监视的时候,朝廷的人物伯颜主动投诚,成为他坚强的后盾,把燕帖木儿家族一举灭门。当他看到伯颜的专权自恣而想要除之的时候,其侄子脱脱则主动献上忠心,冒着杀身之祸几次谋划,终于将伯颜扳倒,让他成了名符其实的皇帝。而当他终于可以大权独揽,而打算有所作为的时候,上天有将一系列能臣送到他的身边,比如脱脱、朵儿只、太平、贾鲁等。如此这么好的运气,再不做出个一代明君的样子,真对不起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眷顾了。

至元六年(1340)二月,伯颜倒台。元惠宗让伯颜的弟弟马札儿台为太师、中书右丞相,脱脱为知枢密院事,脱脱的弟弟也先帖木儿为御史大夫,成为新的宰辅核心。虽然他们都是伯颜的家人,行事却完全反其道而行之。此时惠宗二十岁,脱脱二十七岁,继英宗、拜住这对少年君相之后,又一对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掌握了帝国的命脉,而颇有中兴气象的旧政更化也随之展开。从至元六年(1340年)到至正四年(1344年),近四年的时间中,元惠宗在脱脱的辅助之下,尽了极大的努力想将帝国从日趋崩坏的下坡路上拉回来。可是到了至正四年五月,正当年轻的中书右丞相脱脱却以时有疾渐羸(léi)为借口请辞相位,而且态度极为坚决,在惠宗不允的情况下,竟然表凡十七上,逼得惠宗不得不让这个自己一力依靠的股肱之臣回家养病。身负朝廷重任的脱脱为什么执意辞去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