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宋朝陵寝被盗 盗掘皇帝头骨竟制尿壶

宋代陵寝大规模被盗,始于靖康之耻。

与岳飞相比,投降金国,被金兵扶持,当了“伪皇帝”(即“大齐”皇帝)的刘豫,则成了北宋皇陵的千古罪人。刘豫,原为北宋河北提刑,金兵南侵时,这家伙十分惧怕,弃官逃往真州。在真州,得到张悫的推荐,被宋高宗赵构任命为济南知府。金兵攻城掠地,大军兵临济南城下时,这家伙诱杀鼎力抗金的爱国骁将关胜,授城投敌。没多久,金人封立他为“大齐”皇帝。

有一天,刘豫从手下士兵手中得到一只水晶宝碗,便爱不释手,并顿起贼心。当得知这只水晶宝碗出自宋哲宗赵煦的永泰陵时,他便命令心腹恶棍刘从善前去掘陵取宝。为了掩人耳目,刘豫特封刘从善为“河南淘沙官”,名正言顺地发兵赴巩县对宋陵施暴。刘从善率兵掘开哲宗永泰陵后,将陵内所随葬的珍宝洗劫一空。这还不算,刘从善还让士兵剖开哲宗的棺椁,将哲宗的尸骨暴弃于陵外荒野。

南宋的前6位皇帝生前不思收复中原,却梦想着死后归葬祖陵。所以,在绍兴营造了临时性的陵墓。而且,这个临时性的陵墓群中,每陵都将上下宫串连在同一轴线上,极大地影响了后来明、清的帝陵轨制,成为中国古代陵墓制度的一个转折点。可是,等到整个南宋朝气灭神息之后,绍兴县皋埠镇上皇村宝山下建造的皇陵及皇后、嫔妃的陵墓,遭到了僧人杨琏真伽的疯狂盗掘 元世祖忽必烈委派僧人杨琏真伽为江南释教总摄,杨琏真伽与朝廷中掌管佛教事务的总制院使桑哥互相勾结,背着伟大的佛祖释迦牟尼的真传之根,飞扬跋扈,作恶多端起来。杨琏真伽首先从南宋孝宗第二个儿子魏惠宪王赵恺的墓开刀。赵恺的墓在绍兴天衣寺后面,杨琏真伽与天衣寺奸僧福闻密谋,公然开掘墓穴,窃得一大批金玉珠宝。之后,杨琏真伽一发不可收拾,又举起屠刀一样的盗墓器具,气势汹汹地奔南宋六陵而来。

守陵官罗保护皇陵据理力争,无奈此时朝代已经星移斗换,大宋的天下已不再。演福寺主持奸僧允泽等人将罗毒打一顿,并用刀子架在罗的脖子上,强行将罗赶走他乡。其余的守陵人员见大势已去,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批横行霸道的恶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盗掘皇陵。

盗僧们撬开理宗的牙齿,取出了理宗含在口里的夜明珠,又把理宗尸体倒悬,挂在一棵大树上,将肚子里的水银全部倒了出来。杨琏真伽残忍地用刀子割下了理宗的头颅,剔下头盖骨制成自己的夜尿壶使用。

作恶多端的杨琏真伽深恐南宋理宗等阴魂不散,过了七天,他突有所悟,派人把曝尸于荒野的诸帝后的骨殖,收集起来,集中深埋于杭州凤凰山东麓南宋故宫遗址内,上“筑一塔压之,名曰镇南”,以显示镇服南宋。可杨琏真伽哪里知道,六陵帝后遗骸并没有被他无端埋压于塔下,在此之前,义士唐珏、林景熙等人邀集附近村民,冒险潜入陵区,用牲畜骨头将帝后的遗骸偷换出来,用木匣敛之,覆盖上的丝绢,上面署上帝号、陵名,秘葬于天章寺前,树冬青以为标志。

恶僧允泽在盗墓时,感染上了墓中有毒细菌,也该恶有恶报,其“双股溃烂,十指堕落”,没多久,便可耻地被疾病缠磨惨死,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奸僧福闻为富不仁,霸占他人财产,被愤怒的农民围住杀死。恶僧宗恺、宗允与杨琏真伽因分赃不均而起内讧,被杨琏真伽活活用棍打死。至此,一群恶僧落是得到了应有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