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建宁王竟然被封为唐朝皇帝

唐代宗李豫登基称帝的故事,让我感到十分神奇。他的一生经历了什么呢?嗯,我现在就为大家介绍一下。

李豫在唐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五月二十一日深夜去世。就在三天前,他还身体棒极了,吃喝也格外美味。没想到突然间生了病,而且病情日益加重。他跟在身边服侍的太子李适和司徒郭子仪说,我离世后,太子继位,冢宰就由司徒担任。冢宰是指天子死后暂时接管国家大事的职务,任期为三天。在这三天里,太子保持守孝,不处理政事,而冢宰则代替天子处理国家公务。

至于唐代宗李豫的人生经历嘛,他于唐玄宗开元十四年(726年)十二月十三日出生于长安城东北的安国寺东附苑“十王宅”里的陕王李嗣升的府邸。开元十三年(725年),为了防止诸王造反,李隆基便在长安城修建了规模庞大的宅院,把诸王囚禁在里面,取名“十王宅”。这些王子的日常起居都在宫中宦官的严密看管下进行,三餐由家令为他们侍奉,还请饱读诗书的学者来讲课。

哎呀,看到这些历史故事我可是感到十分惊奇!唐代宗的诸王们相互之间是不允许有过多接触的,更不允许和外臣有任何交往。

李俶的妈妈吴氏是掖廷宫里一名罪犯的女儿。当时,李嗣升刚进入了“十王宅”,生活条件非常简陋,十分郁闷,还不到中年就开始头发脱落,发际线退化的非常明显。有一天,唐玄宗来到他的家中面圣,并注意到他们家院子很脏,乐器也被灰尘覆盖,左右连个管家嫔妃都没有看管。唐玄宗非常不开心,对高力士说,我儿住的环境这么恶劣,将军你怎么不告诉我。于是,唐玄宗让高力士挑选5名美貌的女子入宅服务。

高力士说,如果从民间挑选,可能会引起非议,还不如从掖廷宫挑选一些罪犯的女儿,废物又利用了。唐玄宗说,好主意。于是,他们挑选了三个女子,吴氏就是其中之一。吴氏和李嗣升一见钟情了,最终成为了夫妻。

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算很长,有一晚我半夜醒来一直失眠。李嗣升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梦见一个天神下凡一剑捅入我的右胁,疼得我醒了过来。于是,李嗣升让人拿来蜡烛照了一下,发现我肋下有像剑伤一样的纹路。不久后,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成为了李嗣升的长子。

从出生的第三天开始,李隆基让将孩子带进宫中洗澡,但由于孩子身体很虚弱,保姆抱错了其他皇子的孩子进去,李隆基发现后十分不开心,保姆赶快跪下请罪并向他解释原因。李隆基说:不怪你,把真实的孩子抱来。他看着李嗣升的长子非常开心,认真端详着,说这孩子比他爸幸运。于是,他给孩子取名李俶,其中“俶”表示美好。

李俶两岁时,他的母亲吴氏不幸去世,年仅18岁。从小失去母亲对我的成长产生了重大影响。他的生活可想而知,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阅读、写字,尤其是非常喜欢《礼经》和《易经》。这样过了十年,我们的生活迎来了转机。在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太子李瑛在武惠妃和李林甫的陷害下被李隆基赐死。武惠妃想把她的儿子寿王李瑁立为太子,但李隆基一直未能作出决定。后来,武惠妃死去了,李瑁的太子梦想破灭了。在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李隆基听从了高力士的建议,立忠王李玙为太子,而这个忠王,就是陕王李嗣升。

在李玙当太子之前,我在李隆基的一百多个孙子中可谓是不显眼。但当李玙成为太子时,我便成了嫡长孙,进入了皇帝的眼中。李隆基经常将我召入宫中,并关心我的学习生活,因为我“仁孝温恭,动必由礼”,听话而且很乖巧,不是个顽皮的孩子,所以李隆基非常喜欢我。随着年龄渐大,李隆基越来越不喜欢小孩兴高采烈,太过吵闹。

李玙成为太子后,改名李亨,名字的意思是通达。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很通达。唐朝历代的太子,都有篡位的传统。李隆基看到以前的历史,对太子十分严防死守。李林甫和魏征等人也在宫廷中斗争。李隆基把我视为义子,视我为晚年的希望所在。,似乎要起义。我当时身为广平王李俶,亲自带领精锐部队飞龙禁军两千人,护送皇帝和其他官员西遁,典亲兵扈从。这时,我已经30岁了,而我的弟弟建宁王李倓才27岁。我们都是年轻有为的人,正值壮年,志向高远。

不过,在杨国忠等人的指使下,我亲眼目睹了李亨(即之后的唐玄宗)的悲惨遭遇,被安禄山起兵,遭受剧烈打击,被迫离了两次婚,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这让我心中的仇恨之火熊熊燃烧,我深深地厌恶这些陷害李亨的官员。

755年的11月9日,安禄山起兵,渔阳鼓声惊天动地,这一场战争的惨烈程度令人痛心。次年的5月,潼关失守,李隆基带领诸王、诸杨仓皇西遁。我带领典亲部队,一直护送禁军,也遭受了不少苦难。尤其是禁军好几天没吃饭,怀怨之心难以平息。在马嵬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许多人看上去怨声载道,似乎随时都会起义。

但是,我不畏艰险,向禁军进行极力劝说,让大家保持冷静,不再鼓动。我知道这个时候,一旦发生骚乱,就会对后续的行动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作为一名将领,要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刻表现出自己的胆识。

这时我是广平王李俶,我亲眼目睹了许多官员对李亨(即之后的唐玄宗)的攻击和人身攻击,其中就包括了杨国忠。禁军统领陈玄礼为了避免引起骚乱,和高力士商议后去找太子李亨的亲信太监李辅国,让李辅国告诉李亨准备弄死杨国忠,转移禁军们的怨气。

但是,李亨已经被父亲李隆基整怕了,不敢轻举妄动,迟疑不决。这时,我和弟弟建宁王李倓看到了机会,明白如果不能当机立断,不仅禁军人心难以掌控,就算勉强护送他们到了西蜀,西蜀是杨国忠的地盘,他们也没有好下场。

所以,我们三人进行了秘密的接头,李倓派麾下死士张小敬率先发难,成功射死了杨国忠,逼死了杨贵妃。诸杨被消灭,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成了新的问题。毕竟太子李亨是马嵬驿之变的幕后支持者,如果到了西蜀,李隆基会找他们算账,李亨父子也没有好下场。所以我暗中指使亲信安排附近的百姓拦住李亨不让他走。李倓告诉李亨,如果我们去了西蜀,大唐就完了。自古以来,进入蜀中容易,可是要走出来却非常困难。我们应该广泛招募英才,找到郭子仪和李光弼,收复失地。李亨询问我的意见,我也赞同李倓的主张。

于是,我们决定和李隆基分道扬镳,来到甘肃灵武。我是唐玄宗时期的禁军统领李倓。我一天战斗数十次,英勇善战,深得军心。李亨称帝后,想让我担任天下的兵马元帅。但是,太监李辅国却提议,让我的兄弟李俶来担任此职。李亨不太明白,因为李俶已经成为太子,还需要担任元帅吗?但是李辅国解释说,太子出外抚军,在家监国,元帅就是抚军,所以太子当元帅最合适。李亨听了李辅国的建议,让李俶担任天下的兵马元帅,而让我担任禁军统领。

我深知这是标准的唐初李渊李建成李世民父子的翻版,而李辅国就像是魏征。李世民英勇善战,立下了无数战功,魏征劝告李建成亲自掌兵,以免他被李世民夺取太子之位。可是李世民已经势大难制,最终发生了玄武门之变的悲剧。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殷鉴不远,因此我认为李辅国给李亨提出了明智的建议,以免在我们兄弟之中再次发生像李建成、世民那样的惨剧。我是唐玄宗时期的禁军统领李倓。不久,张皇后和李辅国告诉李亨说,我心中怨恨不能统领兵权,整日愁眉苦脸,李亨就下令赐死了我。第二年,李亨跟李泌谈及我,面露悲戚之色,认为我的确有功,只是被小人蛊惑以致误入歧途,想伤害我的兄长。他因大唐社稷着想,只得 sacrifce me。可是李泌告诉他,兄弟之间感情深厚,如今李俶谈及我都会痛哭不已。你被人的谗言所误,大错特错。听了李泌的话,李亨泪如雨下,然而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不久,李俶改名李豫,继位后追谥我为承天皇帝。李泌说,当年李隆基就追谥我的兄长李成器为让皇帝,这个决定非常英明。在我的灵柩出殡时,却出现了无法开启城门的尴尬场面。众人束手无策,李豫便告诉李泌说,这是因为我心中有不甘和怨恨之情。你亲自前去,说说我的功劳和贡献。于是,李泌挥毫献上了两篇悼词,命挽士抬着我的灵柩缓缓启程。我眼看着大家都为我而感到悲痛。吕思勉说,我为何要追谥李倓为承天皇帝呢?毫无疑问,这是因为我内心深感愧疚。当年,我和李辅国一起谋杀了李倓。如果没有我的参与,我也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更何况我根本不欠李倓什么。因此,我的这个决定是在为自己洗涤罪恶。

在李亨去世前夕,张皇后告诉我,李辅国是一个大奸臣,逼死了上一代皇帝,罪不容诛。她想和程元振一起联手打掉他,希望我也会支持她。我哭着告诉她,我父亲正在临终,李辅国和程元振都是我的父亲的忠实臣仆,如果我干掉他们,我怕会吓死我的父亲,这样的事情我无法做。张皇后叫我先回去好好想想。回到宫殿,我不知不觉地泄露了这个极为机密的计划,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被程元振知道的。程元振便将情况密报给了李辅国,我和张皇后的所有盟友一夜之间都被消灭。在李亨驾崩之后,我顺利继位。

张皇后的行为被称为“与虎谋皮”。李辅国和程元振是我的得力助手,她为什么要想方设法让我干掉他们,实在让人费解。就算是他们意图叛乱,他们也不过是太监而已,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以处理的问题。而如果张皇后日后得势,保不齐会是下一个武则天,这对李唐家族来说是极其危险和不划算的。

我决定将这个故事以第一人称的方式重新讲述。我是李豫,当时的皇帝。当武则天时代的宰相李显谋划复辟时,我决定不能让女人再次得势。无论从情感上还是从理智上,我都不会跟她合作。

当我继位为皇帝后,李辅国开始嚣张跋扈,说着:“大家只要呆在内禁中,外面的事情交给老奴处理就好。”他让我好好迎合他,成为他的傀儡,不要自己到处创造麻烦。这时,我内心万马奔腾,但表面上还是笑着说:“太好了,你就是我的尚父。当年周武王便封姜子牙为尚父,大小事情此刻都要咨询你的意见,所有官员进出宫殿也要先请教尚父。”李辅国听了并接受我的话后,我们的关系得到了平息。

不久之后,我解除了李辅国的兵权,让程元振取而代之,并封李辅国为博陆王。李辅国开始感到害怕,于是主动来到宫殿向我道歉,他激动得说不出话,只眼含热泪。他感谢我再次庇护他,表示他认识到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忠心耿耿愿全力辅佐我。

我决定将这个故事以第一人称的方式重新讲述。我是当时的唐朝皇帝李豫。有一天,李辅国这个大太监咄咄逼人,说着:“郎君的事情我管不了,请你回地下好好陪着先帝去吧!”我心里想,死太监不要太快死了啊!但表面上我还是说:“尚父辛苦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我只是不想让你工作过度而已。”

不久之后,一个盗贼深夜侵入李辅国的府邸,将他的头和一条胳膊割下来,然后逃走了。我假装下令捉拿盗贼,但实际上我已经让人用木头雕刻了一个人头,将李辅国假死装进棺材里埋掉了。听说这件事情是我和权臣鱼朝恩以及元载共同策划的。

之后,我以同样的手段陆续排除了其他的大太监程元振、鱼朝恩以及权臣元载,将李隆基晚年丢失的君权重新收回到自己的手中。

郭子仪那时权倾朝野,他的儿子郭暧和我的女儿升平公主结婚。有一天,他们俩吵架了,郭暧说:“你只不过是依仗你老爸是皇帝,所以才压我一头。”然后他狠狠地打了公主一巴掌。公主气得哭着来到宫中向我告状,我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世事难料,我也不知道我会当好多久,但这几年来,我看到了太多的权力斗争和人心险恶。你升平是我的女儿,我也许无法保证你会一直当公主,但我可以为你想办法。现在,你回去别答应他什么,等我给你想个主意。”

我决定以第一人称的方式重新讲述这个故事。我是唐朝的皇帝李豫。那时,我的女儿升平公主和郭子仪的儿子郭暧吵架了,郭暧还打了公主一巴掌。公主哭着向我告状,我想了想后说:“说的不错,如果郭子仪想当皇帝,我们也管不了他。升平,你回去别跟郭暧计较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当郭子仪听到这件事情后,十分惊慌,他赶紧将郭暧关了起来,并入宫请求我的原谅。我说:“小两口吵架,也不至于你这样道歉啊。常言道,不视不听,皆为家翁。这不是小事情吗,你回去吧。”郭子仪就赶紧回家了,但他几乎把郭暧打死。

之后,郭子仪的祖坟被人掘了。我亲自询问了郭子仪,郭子仪说:“这都是我没积德,祖宗们都为我所连累。我统帅军队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掘了多少人的祖坟,现在我的祖坟被掘了,都是因为报应。”

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跟我有关系,就像没有证据证明李倓、张皇后、李辅国等人的死跟我有关系一样。但这些事情都发生了。

临近死亡时,我想起了自己那位死而不瞑目的弟弟,看着曾经的大将军郭子仪被我所连累,我感到十分内疚。这就证实了人会在临死前说出真心话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