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言官敢骂皇帝为何却不敢惹藩王

洪武年间,朱元璋先后三次分封藩王,共有24个儿子和1个侄孙被封为藩王。这些人就封之后,仗着藩王的特殊身份,在封地为非作歹、鱼肉百姓。在朱元璋亲自编撰的《御制纪非录》一书中,朱元璋详细记录了这些藩王的违法乱纪行为,简单列举如下:

秦王朱樉曾命人拿着画像到苏杭等地购买一模一样的女子,下人找不到这样的女子,他就将下人殴打致死;命人将军民家中的寡妇召入府中;到蒲城、渭南二县购买娼妓,在府中歌唱荒淫;为讨一名从杭州买来的女子欢心,府中事情大小事务均让其决断。

靖江王朱守谦打死千户一名,征进马军二人;鞭死陈指挥王百户二人;将云南税课司副使董时杰打死;此外还“奢纵淫佚,掠杀不辜,默于财货,豪夺暴敛,号令苛急,军民怨恣”。

凡风宪官,以王小过奏闻,离间亲亲者,斩。风闻王有大故,而无实迹可验,辄以上闻者,其罪亦同。凡庶民敢有讦王之细务,以逞奸顽者,斩。徒其家属于边。

作为一名出色的家,朱元璋亲手打造了一个完备的监察体系,却又把藩王放在了这个监察体系之外,为后来的藩王作乱埋下了隐患。他之所以下了这么一步“愚棋”,我感觉主要有两个方面原因:

其一,根深蒂固的特权思想。朱元璋认为自己的子孙是皇室成员,理所应当高人一等,不能接受其他人对他们指手画脚。其二,朱元璋的特殊的成长经历。朱元璋从一介布衣到大明皇帝,期间吃了很多苦,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够无忧无虑的享受荣华富贵,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份溺爱,反而成为了动摇大明王朝根基的祸源。